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商业机密
商业机密
房间进行过豪华的装修和布置,花纹繁复的地毯厚厚的,墙上镶嵌着光亮的木板。他坐在一边的那张圆桌也是那幺光洁,可以照得出人影来,桌腿也是由经过仔细抛光的不锈钢制成的,用绣花织物装饰的椅子上放着厚厚的垫子。
他向后靠在他的椅子里,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这两个女人。
芭芭拉是个苗条白晰的女郎,一张堪称精巧的脸上嵌着一双褐色的眼睛,在这张细致的脸庞边上,环绕着一头红棕色的、精心整烫过的蜷曲的秀发,向下垂过她的肩膀。
她的肩膀裸露着,她的胳膊以及她胸前隆起的双峰以上的部分也是一样,两根鞋带一般的黑色带子支撑着那条小小的,长度盖到她大腿的筒裙,长度很短。
她穿着黑色的网袜和黑色的后跟只有一根细带兜着的露脚跟的鞋。她的手指和脚趾上都染着黑色的甲油,丰满的嘴唇上涂着黑色的唇膏,并且涂着浓重的蓝黑色的眼影。所有这些黑色更凸显出她皮肤的白晰来,使得她看起来显得有几分无力和脆弱。
他转向了薇琪,黝黑,苗条,十分漂亮,她穿着一身精心裁剪的套装,料子是金色的,上衣漂亮的裁剪衬托出她的肩膀,向下逐渐收至她纤细的腰身。裙子很短,也是经过了细致的剪裁。
她修长的、样子好看的两腿包裹在薄薄的丝袜里面,微微闪着光,两腿交迭着,使得裙子褪向了上边,让他得以一睹这两条绝妙大腿组成的美妙景象。她穿着后跟粗大的阿玛尼牌子的高跟鞋,她的发式和化装无懈可击。她看上去就像天女下凡,芭芭拉也是不惶多让。
多可惜,他想,多可惜我们来这儿不是为了玩三人的性游戏。
多可惜,我坐在两个你想要和她们在一起的最为光彩照人的女人的对面,而她们却是这个行当里的两个最危险的商业间谍。而且她们已经渗透到了我们的业务里面,获得了我们的核心机密,这时候正被她们其中的一个人以一片芯片的形式藏在身上。是哪一个呢?
我想她们知道她们已经露馅了,她们知道这正是我们这时候在这里的原因。她们接下来会做什幺呢?
芭芭拉在往她的手袋里摸去……要当心。肯定有问题。
他看着芭芭拉把手伸进了她的手袋,看见了被她抓在手里的那把小手枪的亮光。他以一种训练有素的流畅动作闪到一旁,那把无声手枪也出了枪套到了他的手中。
当芭芭拉还没举起她的小手枪的时候,他的枪已经象魔术一般出现在了他伸出的手臂末端。他扣下了扳机。
噗!!!!!
就像是又一件黑色的饰品,一个窟窿出现在了芭芭拉的前额上,她向后跌进了她的椅子里。
薇琪从她的椅子里跳了出来,向着门口冲去。
他的枪就如同他手臂有生命的一部分一般转了过来,准心对准了她的后背。
噗!!!!!
子弹射出了枪管,挨着肩胛骨的下方射进了她的身体,顷刻间制止了她那正活泼跳动着的心脏。就像是被钉在了十字架上似的,她被打得靠在了门上,在那里“挂”了那幺一两秒钟,死了。
接着,她蹬着高跟鞋向后摇摇晃晃地倒了下来,那是一双多幺昂贵的高跟鞋呀,就像是树林里倒下的一棵树一般,她栽倒在了蓬松的地毯上,四肢摊开仰面躺着,伸展着的胳膊和腿就像是个海星,两眼向上翻去,隔着她耷拉下来的眼皮,显得她好象是想要看看她自己的眼皮下面似的。
芭芭拉坐在她的椅子里,伸出外面的胳膊耷拉在她两边,那支没开火的小手枪早已从她了无生气的手指间掉落在了地毯上。她的头垂向后面,下巴颏对着天花板。她的眼睛已经变得混沌不清了,睁得大大的,盯着屋顶。一小股鲜红的血液从她的鼻子流到了嘴边,在那里和另一股血流并在了一起,向着她的下颏流去。她死的时候失禁了,在座位上形成了一滩水渍。
从桌子抽屉里抓了一把纸巾,他把他的枪放回了套子里,向着地上薇琪躺着的地方走了过去。把她提起来了一点,他把纸巾攥成一团按在了她背后的伤口上,免得血流再沾染地毯。她在子弹击中她的心脏的时候立刻就死了,几乎没流多少血,不过他觉得还是保险些比较好。
接着,他又向芭芭拉走去,把她弄出来的一团糟收拾干净。他把手伸到了她的裙子下面,这很方便,因为它是这幺的短,把她的丝袜从吊袜带上解了下来。他把她尿湿了的底裤拉了下来,和那些浸湿了的纸巾揉作了一团,走进了浴室,丢在马桶里冲了下去。
他回到了房间,他那两个美丽的女间谍安静地一动不动地躺着,早已丧了命。这时候不会有人在这幢大楼里,不过他一如继往地小心谨慎,在离开房间走向电梯的时候锁上了门。
他把电梯开到了地下停车场,在那儿把他的车开到了电梯门对过的那个车位,把车门开着,回到了电梯里,然后又回到了楼上。他用他的外套挡着电梯的门,使它开着,打开门锁进了房间,快速地走向薇琪。
她的裙子向上皱起了一点,上衣也是一样,他可以看见一小段裸露的肚皮,还有她那黑色的内裤。
他托起她的两条胳膊,把她拉起来拖了出去,来到了开着门等在那里的电梯跟前。她的鞋跟在地毯上滑过的时候挺安静,接下来却在走廊上拖出了一阵声音。
他把她拖到电梯里放倒在了地板上,把她还留在外面的腿弯起了一点弄到了里面。他回到了房间里面,把芭芭拉从椅子里面拖了出来,她的裙子滑向了上边,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她没穿底裤的私处。他托着她的胳膊,把她往电梯的方向拖了出去,放倒在了薇琪的边上。他把她拖过地板的时候,她那双后跟处只用一条细带襻住的鞋掉了下来。
他回到了房间里,从地毯上清除掉了薇琪躺过的地方留下的一小片血迹,把芭芭拉死在上面的那张椅子也弄干净了。算不上完美无缺,但不得不有所动作。
他收起了那把小手枪,还有芭芭拉的露跟鞋以及她们的包和个人物品,把它们全都揣进了一个塑料袋。他把袋子夹在腋下,锁上了房门,返回了电梯,那两个小娘们还在那儿“耐心”地等着。当然,他不在的时候她们也不会到处乱跑的。他拿起他的上衣穿上,把电梯开到了地下室。
他的车就等在他刚才停着的地方,他把芭芭拉向着车子拖了过去,把她放在了后座上,用安全带固定住,她瘫倒在了护具的束缚之中,如果有人朝车里看去,他们肯定可以发现她的裙子被撩了起来,那弯弯曲曲的毛丛和那条可爱的小缝完全展现在眼前。他可不想有人这幺看进来。接着,他把薇琪那了无生气的软绵绵的尸体拖到了车上,把她放到了前面的座位里,同样,她也瘫在安全带的束缚里。不管怎幺说,他想她好歹还穿着底裤。当然,暴露的程度大大超过了薇琪自己可能允许的程度,要是她还能发表她的意见的话。